“氫水””呼吸氫氣”研究與源起

我們會研究低氘氫水。與六年前多名家人罹癌有關。當時已經接受為美國的科研單位及醫療中心開發將氫氣溶解於水的技術。委託單位總是寄了龐大數量的玻璃瓶來。我們將高純氫氣溶解於水至飽和,裝到玻璃瓶中再用海運寄回去。

委託單位從不說明這些飽和氫水的用途,我們就一直做了數年。直到九十歲的父親被確診大腸癌之後。那是第一次變成一位癌症患者家屬的身份。其他的家人在父親罹癌後陸續被檢驗出癌症,除了我與外子。因為罹癌的是外子這邊的家人,所以他應該也是高危險群無誤。我們開始把氫水裝在塑膠瓶中寄回家。當時還沒有辦法找到足夠數量與合適的玻璃瓶。

那時我已經由孫醫師得知氫水的用途,看了許多文獻之後,我了解了。氫氣並不用來治療癌症,而是用來保護癌患的正常細胞不致於大量衰亡。氫氣用在太空人是在保護太空人不受太空幅射的傷害,匹茲堡醫學中心將氫氣可以抗幅射的發現,延伸至研究抗癌藥物”順鉑”與氫氣的關係,因此研究出氫氣可以柔化順鉑的毒性。也就是說。癌患往往不是因為腫瘤或癌細胞而死亡,許多癌症患者死於癌症治療。化療與放療,標靶藥物都有許多毒性。接受這些治療的癌患除了癌細胞會在治療過程中被毒化之外。正常細胞也會因為這些藥物與治療的毒性而大量死亡。所以癌患在治療中會有許多副作用(例如掉頭髮)以及許多不舒服的感覺。有的人就是捱不過去而放棄治療。正常細胞的大量死亡,使得癌患都會非常虛弱,缺乏體力。而我們知道。一個細胞中有超過1000個以上的粒腺體,這些粒腺體就是身體的發電廠。粒線體以氫離子加上脂肪酸與葡萄糖生產ATP。這就是身體能量的來源。我們的體溫與力氣都來自於此。如果細胞大量衰亡,人體的發電廠就嚴重不足。人就會虛弱無力。癌患往往是這個問題,他們在接受癌症治療後,太虛弱了,治療的過程太痛苦了。也往往缺乏體力抗癌。

我寄氫水回家。是為了讓氫氣能夠保護家人的身體,尤其是年邁的雙親,能夠有體力對抗癌症,氫氣也讓他們在正常的癌症治療過程中,減少了許多痛苦與副作用。

我往往不贊成假氫水與水素水的廠商去吹噓氫水能夠治療癌症,因為以我的知識與對於氫氣的理解而言,那不是真的。然而。癌患因為接受癌症治療。癌患的腎臟因為要排出許多毒物因此負擔是非常沉重的,而假氫水與水素水有可能含有大量的氫氧化鎂,氧化鎂,氫氧化鈣,因為大多數是以鎂粉去跟水反應或者就直接是電解水。假氫水不但並不含有氫氣,其中的氫氧化鎂等成份會造成腎臟的傷害或負擔,而癌患的腎臟本來就非常辛苦。而欺騙抱著一線希望的癌患或癌患家屬說氫水可以治療癌症。反而延誤人家的病情,這是很不厚道的。 

我的家人在抗癌成功之後。這個消息快速地傳開來,許多親友或同事或同事的親友來索取氫水。當時我願意做氫水分享給這些從各處來的癌症朋友。但若對方不接受正常治療,我就婉拒提供氫水。癌患一定要接受正常治療,氫水只是降低他的不舒服以及保護一些正常細胞不要衰亡太多。讓患者較有體力。 

但檢查出來,它是良性的。我相信與為那幾年外子在實驗室經常喝氫水有關。

我已經讀了一年多低氘水的資料文獻。當時我公司的研發長是俄羅斯來的,他可以翻譯許多低氘水的文獻給我。

我剛開始的想法是去找重水廠,把這些氘已經被取出來的水再來精製,看能不能做出低氘水。之後試了很久,這招不太行得通,因為那水中還是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物質。

父親抗癌經過了五年。九十幾歲的老年人,經歷五年到完全沒有癌細胞,完全康復。那是要極堅強的意志與毅力。我自認我自己應該沒這本事。

一位羅馬尼亞的醫師,一輩子都在研究這件事情。他累積了極為龐大的病例與樣本庫。當癌細胞在低於150ppm的氘濃度的環境下時,癌細胞停止分裂。

這是一種非常先進的觀念與不一樣的對抗癌症的思維。

我還在研究低氘水的階段中,有兩位知名的企業家罹癌很嚴重。因為彼此熟識。所以有時會聊到這個低氘水的科學知識。他們希望我代為進口低氘水就供他們個人來飲用,我因此幫他們進了幾個貨櫃的低氘水。有羅馬尼亞的與俄羅斯的。雖然對這兩位罹癌的朋友頗有幫助,但是讓我印象極為深刻的是,太貴了,超級貴。一瓶500cc的低氘水約台幣2000元。一天要喝四瓶(一天要花八千元在進口低氘水上面。三個月約要花到72萬的低氘水錢。)。這真的不是一般的人能夠負擔得起的。

我可以理解這樣的說法。但我進了幾個貨櫃的低氘水。我自己卻一口也沒有喝過,因為我知道有化學物質,就不會去喝,加上我還不是癌患。

這個計劃是這樣開始的。

大概花了兩年的時間完成了這個計劃。我們開發的低氘水是利用氘與氫有很強的親和性。而利用超高純氫與超高純水。超高純氫可以將水中的氘帶出來。這需要花很長的時間與極大量的氫氣來做。雖然成本不算低,但是比買俄羅斯與羅馬尼亞的低氘水便宜多了。因為是自己要喝的。因此我把氫水與低氘水做在一起。也就是把氫氣溶解在低氘水中。這樣較方便多了。

在過去數年間,許多親友朋友同事,親友朋友同事的親友朋友,一傳十十傳百來向我們要氫水。(我們都說這是氫水並未提低氘) ,因為實驗室也還支應得過去,就都免費提供。不知不覺竟提供了數百萬瓶以上。無論如何,氫氣無害,低氘是將有害的氘從水中取出,更是無害。供應朋友與朋友的朋友們低氘氫水。我們還是有幾個原則的。

1. 不提療效。雖然在網路上滿坑滿谷看到氫分子醫學的文章,也有許多偽氫水與偽氫水機狂提療效。但我們為何要先聲明不提療效呢?就事實而言。氫氣進入人體之後,會跑到人體的哪一個位置去反應與中和自由基(氫分子醫學所說),沒有人可以預測。氫氣有自己的選擇性,人體中氧化嚴重的部位帶著強大的正電。發炎的位置也有為數眾多的自由基。每個人的身體上氧化與發炎的位置我們無從得知。如何可以宣稱對哪個病與哪個部位有效呢? 

2.請接受正規治療。不管是癌症,糖尿病或中風或巴金森症等等,雖然氫分子醫學文獻有說醫生研究過這個疾病與氫氣的關係,但研究多半是大鼠或細胞實驗,不是人體實驗或臨床實驗。不要把氫氣當仙丹,治百病。若這位要水的朋友說他放棄正規治療,我們就也不會把水提供給他,因為這樣是延誤他的病情,氫氣在尚未成為藥物之前,它就不是藥物。生病就是要接受治療,看醫生與吃藥。若氫氣對任何朋友的健康有幫助,那就是賺到了。若病情有改善,無法分辯是藥物的功勞還是氫氣的功勞,但醫生若發現這位朋友病情好轉,自然會修改藥物或藥物的劑量,不可以自己擅自減藥或停藥。一定要問醫生。

上述兩個原則非常重要。我們一直堅守。

呼吸氫氣的事情是在去年(2014)年初開始的。事實上。約八年前遇見孫醫師後我即提供了一個50升儲氫器(體積非常小只有120cc大小)給孫醫師使用。這個儲氫器提供的是7N的高純氫氣,流量每分鐘150cc。搭配鼻管正好是濃度2%氫氣與98%空氣。這個儲氫器也是我們提供給國內外各醫療單位研究氫分子醫學中呼吸氫氣的工具。同時也用這個儲氫器提供自己同仁出國時自製氫水與海外親友自製氫水使用。國內有許多朋友,因為氫水用量較大,所以也跟我們借了或討了這支儲氫器回家自己做氫水。

去年初,有些持有儲氫器的朋友開始使用這個儲氫器來呼吸氫氣。也跟我說了這件事,因為這個儲氫器在醫療單位也是同樣提供用來呼吸。非常安全。所以朋友們拿去呼吸並跟我說了一些呼吸氫氣的結果。氫分子醫學文獻中對於呼吸氫氣可以改善的問題說得更詳細,大家自己去查便是。也許又是一個一傳十十傳百。

2014年中開始,有許多朋友及朋友的朋友,來電詢問。希望可以得到一些高純氫氣來呼吸。我們開放提供給這些朋友免費呼吸氫氣。後來朋友的朋友愈來愈多,我們也都接受與提供。這是公益性質的。以後也會一直維持,不會收費。然而。氫氣究竟對這些朋友們有什麼幫助,原則還是一樣。不提療效,有病要看醫生。我們也提供許多研究氫分子醫學的醫生與研究者,到現場來觀察與瞭解。氫氣究竟對人有什麼幫助,由吸氫氣的朋友來告訴我們或告訴研究者。這些觀察與累積的結果,相信對於氫分子醫學的研究是有幫助的。

 

台灣氫水實驗室 TEL:0963-210-763

email: ddh2water@gmail.com

台灣氫水實驗室部落格:http://blog.xuite.net/hworker77086600/twblog

歡迎來電索取氫水辨認方法(防止喝到傷身的假氫水) 

氫水,氫分子、氫氣、健康氫水,水素水,負電位,ORP,抗氧化,抗自由基,氫分子醫學,氫水,Hydrogen water,氫氣、氫,台灣氫水研究中心,氫思語,孫學軍,太田成男,鹼性離子水,小分子水,能量水,電解水,富氫水,負氫水,活水,健康,養生,活力,大氫鬆,小氫鬆,氫水機,水素,水素水機,王群光,氫氧機,綠加利,活美水素水,低氘水,活性原子氫,富氫水,負氫水,每日水素,活氫水,氫氧造水機,百樂,負氫,氫博士,氫水棒,氫源,新德美,HOH,鹼性活氫水,氫美機,負氫離子水,氫氣棒,呼吸氫氣,氫氧療法,加氫水,氫水、健康氫水、水素水、負電位、ORP、抗氧化、抗自由基 、氫分子醫學、氫水、Hydrogen water、氫氣、氫、氫水、台灣氫水實驗室、台灣氫水研究中心、氫思語、孫學軍、太田成男、鹼性離子水、小分子水、能量水、電解水、富氫水、負氫水、活水、健康、養生、活力、大氫鬆、小氫鬆、氫水機、水素、水素水機、王群光、氫氧機、綠加利、活美水素水、低氘水、活性原子氫、富氫水、負氫水、每日水素、活氫水、氫氧造水機、百樂、負氫、氫博士、氫水棒、氫源、新德美、HOH、鹼性活氫水、氫美機、負氫離子

 

 

 

 

 

 

 

 

 

Copyright © 2017 台灣低氘"氫水"實驗室|維護: wpwea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