氫氣生物產業發展及實驗室研究方向

氫氣生物產業發展及實驗室研究方向,本文所說之氫氣健康產品 (Real products真實產品)。必須具備:

1.可定性定量,在醫學研究及醫學臨床研究領域具備療效之氫氣產品。

2.可通過醫療法規與氣體安全性法規。可正式施與病人及亞健康人。

不具備上述條件,自我宣稱為”氫氣健康產品”者,本文不論。

 

分析簡述:

氫氣是純物質。若以純物質應用於人類健康。其產業形成之模式應為:

A 基礎研究氫氣對生物之效應

B 醫學臨床研究確證氫氣對人體的效應,疾病的改善。確認”氫氣製劑”之規格,劑量,純度

C 製造端依研究結果開發製程,生產標準產品(產品符合研究結果,如對某些疾病之效果)

D 行銷端銷售推廣產品給病人或亞健康人。

現狀之亂象源自於產業角色及產業發展進程之錯亂。

臨床醫師發現氫氣的抗氧化作用,發表文獻。氫的選擇性抗氧化。這個命題是否侷限了氫氣對於生物反應的真正機轉?

事實上中和毒性自由基是氫氣與”氫氧自由基”的基本反應,將氫氣中和毒性自由基做為基礎,是否缺乏研究深度?

此時應該往上走,往基礎研究走,去找出氫氣於生物體基因及粒腺體之真實機轉。

找出氫氣改善健康的理論基礎。產業才得以正常發展。

但是當時,進入此研究領域的醫師們,發表文獻,只看到氫氣之於生物的現象,不知其機轉,也不能確定劑量,純度以及氫氣如何去到患部?

此時的產業進入者,在這樣的條件之下,開始去找產品,絕大多數的進入者都成為 “氫氣產品的銷售”者。

 

氫氣產品本身具備高度門檻。這個門檻被徹底忽視。

氫氣若用於醫療,就是–藥。氫氣若用於健康人或亞健康人–就是健康食品。

不論是藥物,或健康食品。都需要通過藥物認證或健康食品認證。

而。藥物認證(新藥藥證)或健康食品認證。都需要通過符合法規的臨床測試。

因為缺乏氫氣療效的理論基礎,氫氣改善疾病的機轉缺乏基礎研究

缺乏氫氣用於人體的物理與生物化學特性研究

不知道氫氣用於人體的–劑量,純度以及如何去到患部?

缺乏 (Real products真實產品),但市面卻出現成千上萬的氫氣產品

初期與陸續進入市場的醫生部份成為氫氣產品的銷售者

因為沒有Real products真實產品,也就沒有真實產品的臨床與認證

日本政府單位無法坐視,因而針對市面氫氣產品做全面的取締。

「氫氣健康產業」發展了十年。隨著日本政府決心全面取締市面上所有的宣稱氫氣產品。這個產業已面臨了全面的泡沫化與瓦解。這是現狀。

要進入氫氣生物產業領域,必須先瞭解現狀,並且深思,要如何在這個”氫氣生物產業環境中”找到自身的定位。在對的角色上做對的事情。

氫氣生物產業應有下列四種角色 ,要進入氫氣生物產業,必須在下列4種角色中找出自身的定位。

A 基礎研究氫氣對生物體疾病改善的機轉。–科學家

B 研究觀察”標準氫氣產品”對於改善人類疾病的臨床印證。

C 生產開發用於生物的氫氣產品。如氫水及醫用氫氣。

D 銷售已經過上述過程–>  基礎研究 –>臨床研究證明–>依基礎研究與臨床證明開發氫氣生物產品及大量生產 —>銷售此類產品。

 

XX的角色是C。因為初期進入時,是由醫學中心委託生產氫水,因此必須自己進行一定程度的研發,定性定量,符合法規面。產品才能成立(氫水)。400萬瓶免費氫水供民眾索取,主要限於癌症 中風與自體免疫三種患者。這段經驗使XX得到某些統計上的經驗。其他疾病如代謝疾病,三高等,也有若干統計學上的經驗值。

奉氫站(呼吸氫氣)的經驗,使我們推論的氫氣劑量與如何去到患部,得到了統計學上的印證。

做為氫氣產品的生產研發廠商,我們並不能夠跨到A 氫氣生物學基礎研究與B臨床醫學。我們只能夠提供我們的經驗。

希望能夠對 A氫氣生物學基礎研究有所幫助,可縮小範圍,集中於最有效益的研究座標與研究項目。提供 B臨床醫師,符合法規的純物質氫氣及低氘飽和氫水。在不言療效的情況之下。可以施與病人或健康人(符合法規)。

 

我們將申請健康食品認證與新藥藥證。認證通過後醫療單位或醫生,可針對已申請通過的項目,言療效與開立處方。

B、關於氫氣基礎研究,我原來的思路與規劃。

經過六年超過1000萬瓶氫水的製程,發現氫水製程必須用高純水,以避免氫氣的活性與水中的不純物反應。

而因為高純水溶解高純氫氣時,水中不純物已經極少,氫氣H2就會與HDO(半重水)與DDO(重水)中的D(氘)產生氫氘製換作用,此作用之結果,高純水溶解高純氫氣至飽和必定得到低氘飽和氫水。「低氘飽和氫水」可視為一項物質。

也可視為一種複方的準藥物,做為研究基礎。

超高純氫氣(7N) 基礎研究的基礎為:

1.低氘飽和氫水

2.超高純氫氣介入(呼吸7N氫氣)

註: 7N氫氣的推論。為何需要使用到7N的氫氣呢?

人類演化的時間約600萬年。5億年前地球上的古菌(生物)呼吸氫氣。

人類演化的過程中自始就是呼吸氧氣。人類的身體對氧氣中的不純物有一定的耐受性。而,氧氣與氫氣相比,氫氣的活性大得多。不純物更是難以臆測。

氫氣是載氣,容易與不純物產生反應,攜帶不純物進入身體。

而氫氣來源決定了氫氣搭載多少不純物。而這些不純物對人體的傷害是未知的。(6N的氫氣其不純物為1ppm)

然氫氣的純度難以控制。應確認其對人體安全性,應以7N以上的氫氣為基準。實驗室的氫氣樣本應為9N。

研究座標

1.古菌與人體粒腺體以H+氫離子產生ATP之必對與差異。

古菌(甲烷菌)是吃氫氣與二氧化碳。排出甲烷與維他命B12。

古菌-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Wikipedia  https://zh.wikipedia.org/zh-tw/古菌

古菌(拉丁語:Archaea,來自古希臘語:ἀρχαῖα,意為「古代的東西」)又稱古細菌、古生菌或太古生物、古核生物,是單細胞微生物,構成生物分類的一個域,或一個界。

古菌的研究已有其極為完整的論述與基礎。利用這個基礎。可以培養吃氫氣的古菌。觀察其吃氫氣(以氫氣做為能量來源)的機轉。(相關論述已相當完整)

假說:

古菌以氫氣做為能量來源。與人類粒腺體以氫離子產生ATP的機轉是相當類似的。若能證明其關連性。則可證明生物演化以來,以氫氣做為能量來源(ATP)的基轉是相同的。

多細胞生物,食物經過身體轉化成NADH(脫氫脢)。再將NADH的H拋進粒腺體成為H+(氫離子),H+透過濃度差經過離子通道轉化成ADP–>ATP。

單細胞生物(古菌)。直接將H2–>H+–>ATP

兩者使用氫氣產生能量的方法有一部份是相同的。證明這一點。則可證明人類可以直接攝取氫氣做為能量來源。並解開生物體能量代謝之謎。

  1. DNA複製時之氫氘置換與反置換。

DNA的結構。由二條核苷酸鏈間以含氮鹽基相配對,並以氫鍵相連A=T(雙鍵)、C≡G(三鍵)。

氫鍵是分子間作用力的一種,是一種永久偶極之間的作用力,氫鍵發生在已經以共價鍵與其它原子鍵合的原子與另一個原子之間(X-H…Y),通常發生氫鍵作用的氫原子兩邊的原子(X、Y)都是電負性較強的原子。氫鍵既可以是分子間氫鍵,也可以是分子內的[1]。其鍵能最大約為200kJ/mol,一般為5-30kJ/mol,比一般的共價鍵、離子鍵金屬鍵鍵能要小,但強於靜電引力

氫鍵對於生物高分子具有尤其重要的意義,它是蛋白質核酸四級結構得以穩定的部分原因。

來自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0%A2%E9%94%AE>

氫鍵 hydrogen bond ,氫鍵不是元素也不是氫原子或氫分子等等。氫鍵是分子間的作用力。是原子間的作用力。

DNA的二條核苷酸鏈間以氫鍵相連。表示被相連的兩端必定有氫原子。才會形成氫鍵。這是非常奧妙的,水分子間也是氫鍵相連。水是生命之源,然而水分子的氫鍵相連與DNA的氫鍵相同,同樣的形式也是生命的奧妙。

氘只存在於水,水分子有三種,H2O (2氫化1氧) HDO(氫氘化1氧 半重水)DDO(2氘化1氧 重水)。

能夠與氫(原子)鍵結(化學鍵)。就能與氘(原子)鍵結。因為氫與氘是極為類似的形態。物質或元素無法分辨氫(原子)與氘(原子)的差別。

DNA的二條核苷酸鏈間以氫鍵相連。

所以當DNA複製時。核苷酸鏈的氫鍵若被氘鍵置換(人體血液中含有150ppm的氘)

如果在DNA的核苷酸鏈鏈上,原本應該是氫原子的位置,被鍵結了氘原子,那會發生什麼情況呢?

DNA掌控著分子系統的秩序和節奏,其損傷,變異和退化是衰老,癌症和免疫失調的根本原因。

氘與氫的化學物理特性有一定差別,氘化學鍵比氫鍵的斷裂速度慢6到10倍。

(因為氘比氫多了一個中子,所以重了許多,氘又稱為重氫)氘原子置換氫原子之後,相關化學反應速率大大降低。

DNA轉錄複製中的隨機錯誤一旦發生在氘鍵上,就很難被DNA修復酶糾正。也就是說,假定DNA轉錄複製過程中發生隨機錯誤的概率穩定,氘鍵替代氫鍵使得彌補錯誤的有效性和及時性降低。

凡是發生的錯誤會更容易保持和傳遞,細微的差別最終造成迥然不同的結果。這也是氘的危害性的表現。

早在1974年,氘就被認為是一種導致衰老的因素。一個重要的理論認為:氘可以改變參與DNA反應的酶分子的形狀。國外學者Griffiths在《氘在衰老和其它生物機制與過程的引發與發展中的可能作用》一文中提出了這個概念。

來自 <http://ddh2.blogspot.tw/>

有關於氘對生物體的危害,研究基礎與論述已經相當多,質量好也很完整。用這個基礎去發展。

假說:

使用低氘飽和氫水降低體內氘濃度,是否可以降低DNA發生錯誤的機率?  提高DNA修復酶糾正錯誤的效率?

低氘飽和氫水除了低氘之外也有飽和的氫氣。是否可以將氘氫置換反式置換呢? 如果是,那就可以被定義為一種基因工程的修正。也可以將氫(原子)與氘(原子)做為修復基因的工具。

DNA修復酶是生物的基因修復工具。但,造物主也給了生物–氫(原子)與氘(原子)。

氫原子是生命之源。但氘原子則使得DNA修復酶變得困難,難以修復的基因形成缺陷基因的機率增加。

若能解密氫氘置換。以此為基礎,可以解開人類衰老之謎,對癌症與自體免疫疾病也會有貢獻。

結論:

 

我想要做的基礎研究就是上述二項。

  1. 古菌與人體粒腺體以H+氫離子產生ATP之比對與差異。
  2. DNA複製時之氫氘置換與反置換。

基因研究、粒腺體研究、低氘研究、古菌研究等等…這些基礎研究都有其研究的基礎與深度。

如果從氫氣的角度出發。這些研究之於氫與氘,就像是各自閃耀的一顆顆的鑽石,氫氘研究,是一條線,將這些閃耀的鑽石,串成一條鑽石項鍊。

 

這十年來,氫氣生物技術在商業表現上沸沸揚揚。

人們並沒有得到氫氣。氫氣本來就在那裏。氫(原子)也本來就在那裏。

氫是宇宙間最多的物質,氫是地球這個星球上第九大多的物質。

氫本來就在那裏。氫是造物主的恩賜。

人類何德何能? 覺得自己掌握了一種仙丹(氫氣),可醫百病長生不老?

如果這麼容易。人類早已經長生不老了。

我們是如此渺小,而造物者的智慧卻是如此的深奧。

我只想用我的餘生,投入氫氘置換–關於粒腺體與DNA的研究。

也許我能夠窺探到若干奧秘。也許能找到那個反置換的工具。也許可以對人類有微薄的貢獻。

那已是無限感激的恩賜。

這條路應該是非常難走的。我們已行在路上了。

#本文實驗中,呼吸氫氣所指的氫氣是經過高度純化超過9N(99.9999999%)氫氣。並由實驗室專業設備控制20cc/min流量。(劑量)。請不要自己使用純度低於7N的氫氣自我實驗,這是非常危險的。更請千萬不要使用氫氣產生機所產生的氫氣。其所同時產生的氘氫氣與氘氣都對生物體具有毒性。極有可能傷害健康。

 

發表迴響

Copyright © 2017 台灣低氘"氫水"實驗室|維護: wpwea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