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氫氣的細菌及氫氣與粒腺體的作用–生物能量

吃氫氣的細菌及氫氣與粒腺體的作用—生物能量 用鼻子發電

氫氣與粒腺體的作用是氫氣生物研究領域極為重要的一項。

多年前我與日本筑波大學研究細菌的教授及日本三菱電機共同研究生物除碳機。

利用一種叫做煤炭菌(古細菌)的生物,這細菌要吃氫氣與二氧化碳。消化後排出CH4 甲烷與維生素B12。很奇妙的生物。

也可將此古代細菌視為一吃氫氣的生物。

生物吃氫氣的歷史源於五十億年前。當時地球上的水中是含有氫氣的。

也就是說當時的大氣結構與現在(21%氧氣 78%氮氣)不同。當時地球尚未冷卻,所以氫氣還可以留在地面。

所以當時的大氣組成是氫氣  二氧化碳及一些甲烷等等。

當時已經有生物了,是單細胞生物。

所以這種古細菌吃氫氣。因為它是生物。所以它可以動,氫氣透過雙層膜進入古細菌變成H+(氫離子)。再由氫離子濃度梯度轉化成ADP 與ATP,ATP 就是生物的能量來源。

這個模型。與現在多細胞生物(動物)的粒腺體作用是一模一樣的。

然。後來地球冷卻後,氫氣開始飄到外太空。藍藻出現行光合作用,大量的氧氣被產生出來,地表大氣結構開始改變,慢慢變成現在的以氮氣氧氣為主的大氣結構。

原本吃氫氣的細菌無法忍受氧氣這個殺手。就紛紛躲到火山口或是地底下(成為厭氧菌)

 所以生物本來就是吃氫氣的。這也解釋了為何氫氣對生物體是完全無害與相容的。

 因為在今天你(或許)吃氫氣之前,你的祖先的祖先的祖先可推到五十億年前的祖先就是吃氫氣的。

所以氫氣對生物體無害。

過去常常用內源性物質。例如你自己身體會產氫來解識氫氣對生物體無害。

例如:屁中就有氫氣的論述來產述氫氣對人體無害。後來我發現這個理論也說不太通。因為屁中也很多甲烷,表示我的身體也會自己產生甲烷,但總不能說我可以吸甲烷而無害吧。

如果從古細菌吃氫氣再看到粒腺體與氫氣的作用。就可以理解氫氣為何對人體無害了。

當生物演化,從單細胞生物發展到多細胞生物。單細胞生物就演化成多細胞生物的粒腺體。而營養的吸收與能量的轉換則起了較大的變化。

因為地球的大氣結構改變,氫氣跑到外太空。(許多人一直要說空氣中就有氫氣,真的沒有,那已經是五十億年前的事了,空氣中如果有氫氣。氫氣也像氣一樣飛走了。不會留在地面。)

植物因為行光合作用,呼吸氧氣。沒什麼問題。動物。就吃植物或吃動物。

人體有一套轉化營養的機制。

將吃進來的食物經過分解與合成。(需要能量)。

將食物中的成份分解合成為NADH(脫氫脢),NADH 跑到細胞中的粒腺體旁邊,借由Q10 將NADH 的H 丟給粒腺體。H(氫)通過粒腺體的雙層膜就變成H+(氫離子)。

粒腺體中的H+濃度愈來愈高時,因為濃度差(氫離子濃度梯度),H+又得跑出來,就會通過粒腺體通道,將H+變成ADP 再變成ATP。

現在生物體的發電原理,等於五十億年前單細胞生物的發電原理。等於燃料電池的發電原理。

粒腺體是人體的發電廠。一個細胞中約有一千多個粒腺體。(等於有一千個發電廠)

重度營養不良的患者或是很虛弱的癌患(因為癌症治療而被殺死過多細胞,細胞死很多就發電廠嚴重不足),他們為何無法吸收營養呢?

因為身體吃進去的食物要經過分解合成才能形成NADH。而身體已經連最低的電都不夠了,所以沒有能量去將食物分解合成為NADH。(就像停車後忘了關大燈,一個晚上汽車的電瓶用盡,車子無法啟動,要請別的車子來打電)。

當人體的細胞損傷太多(粒腺體發電廠已經不足),人體已缺乏對營養分解與合成的最低能量。

氫氣進入體內。這時,由鼻部進入的氫氣在接觸鼻粘膜時,極度缺乏發電原料的鼻粘膜細胞中的粒腺體,不顧一切地搶走氫氣,就算現在身體內有很多發炎部位,有疼痛等信號,氫氣都不管,也不會被吸引跑到那些地方去。

氫氣就會跑到鼻粘膜細胞的粒腺體旁邊,直接通過粒腺體的雙層膜。由H2 變成H+。

這就是用鼻子發電了。

嚴重虛弱的患者,需要攙扶。讓他吸氫氣20分鐘。可以看到患者的眼睛像車頭燈亮起來那樣明亮起來。患者有力量可以自己行走。

這個情況就像汽車電耗盡之後找另一台車來打電一樣。

這個觀察也看出來氫氣進入身體後的奇妙選擇性與氫氣運動的順序。

#本文實驗中,呼吸氫氣所指的氫氣是經過高度純化超過9N(99.9999999%)氫氣。並由實驗室專業設備控制20cc/min流量。(劑量)。請不要自己使用純度低於7N的氫氣自我實驗,這是非常危險的。更請千萬不要使用氫氣產生機所產生的氫氣。其所同時產生的氘氫氣與氘氣都對生物體具有毒性。極有可能傷害健康。

發表迴響

Copyright © 2017 台灣低氘"氫水"實驗室|維護: wpwea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