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氘氫水實驗室 研究項目

  1. 極超高純氫氣研究—7N、8N維米製程氫氣
  2. 固態儲氫器研究、太空船用固態儲氫器研究
  3. 低氘飽和氫水製程研究及應用研究
  4. 低氘水用於生物實驗及製藥應用研究
  5. 氫氣呼吸之劑量及物理效應研究
  6. 低氘水用於育苗育種農業生技研究
  7. 氫氣用於食品科學研究
  8. 低氘水用於食品科學研究
  9. 呼吸氫氣及低氘飽和氫水之於癌症、中風、巴金森症、妥瑞症、糖尿病、心肌損傷、肝損傷、腦中風、放射治療損傷、老年癡呆、心肌硬塞、痛風、COPD、異位性皮膚炎、僵直性脊椎炎、過敏、紅斑性狼瘡及自體免疫性疾病之觀察研究

Email: ddh2water@gmail.com

Line ID: @drh2 點此加好友



呼吸氫氣 我的因緣

我的實驗室中有很多氫氣,因為我們是研究氫氣的單位。我個人投入氫氣的研究有十五年的時間,但是台灣氫水實驗室成立至今是五年了<span”>。氫分子醫學中使用「呼吸氫氣」做為治療的手段之一。實驗室支援國內外十七個醫學研究單位使用飽和氫水或是呼吸氫氣工具做為研究使用。

實驗室重新開放免費吸氫及免費測試包,請與我連絡 hworker77086600@yahoo.com.tw   https://www.facebook.com/h2utech

醫學研究中,飽和氫水的定義是約在2%濃度的氫氣溶於水。而呼吸氫氣則需要高純氫氣(純度超過99.9999% 6N)與2%氫氣混和98%空氣的濃度比例來使用。所以我們提供這樣標準的飽和氫水與「呼吸氫氣」工具給醫學研究者使用。

五年前,我提供一支50升儲氫器給孫學軍醫師,因為他正在研究氫分子醫學。同年,榮總黃建勝醫師,也去匹茲堡醫學中心受訓後,開始在北榮成立專案研究氫分子醫學,我也提供過同樣的儲氫器給黃醫師,黃醫師連絡我的時候,他已經開始這個氫分子醫學專案一年多了,他打算一開始就用呼吸氫氣做手段,所以他說他花了一年的時間盧三福(氫氣供應商),希望三福幫他配混合氣體(2%氫氣與98%空氣)的混和氣體供他研究。三福搞了一年給了他一瓶,並說就這一瓶了,因為這個比例不是氣體廠的標準產品,所以沒有辦法幫他做。

我跟他說那樣的混和氣體很難做實驗。因為氫氣比較輕,所以混合之後在鋼瓶中,氫氣還是會往上飄,所以很難混得均勻,開啟使用先吸到的是濃度高的氫氣,之後就都吸到空氣。還是沒辦法定性定量。後來我就借了他一支五十升給他研究。黃醫師同時也取得飽和氫水做研究。

其他的醫學研究者多半使用我司的飽和氫水。所以我自己在實驗室的研究規劃中並沒有刻意著墨於呼吸氫氣,我們總覺得,每天有氫水可以喝,都攝取得到氫氣,而工作環境中隨時飄散著氫氣,所以不會特別覺得要去呼吸氫氣。

這個部份提供我的思維方向反而是,雖說我們確認了一千遍,MSDS(物質安全資料表)氫氣是怎樣都沒有毒性的。但是。我司的工廠。是個會飄散出氫氣的環境。工作場域中有許多員工與作業人員。在長期有可能吸到氫氣的情況下,我心中總會胡思亂想著,安全的問題。但相反的現象是,來此工作的同仁,即使原本有黑斑青春痘(這是我眼睛看得到的),往往在工作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黑班消失,青春痘也不見了。沒有任何一個同仁,健康出問題,每一個同仁的健康情形都往好的方向走。直到我認識孫醫師,孫醫師說我多慮了。他告訴我他用氫氣給潛水員呼吸,也說了中國大陸一個極有名的例子:山西媒礦災變後,救出了三十幾個生還者,生還者因為困在地底,吸入過多一氧化碳,雖然救出來了,但是腦部都受了傷,(這是孫醫師的用語,雖然我覺得這樣稱呼不太好),他說救出了三十幾個傻子。因為國家還是得給他們工作,所以就分發了十五個人到縣政府去當工友送公文。再另一半的傻子,分到脫硫車間(工廠)去工作。這形成了一個天然的對照組。後來一段時間之後,在脫硫車間工作的這一群傻子(一氧化碳中毒)的人。竟然恢復了,不傻了。而在縣政府送公文的那一群還是一樣傻。這個情況引起很多位中國研究者的重視,就跑去研究。原來在脫硫車間是一個會散發氫氣的環境,一氧化碳傷了腦部的這一群人,因為呼吸氫氣所以腦傷好了。而沒有呼吸氫氣的那一群人。還是儍的。孫醫師跟我開玩笑說,妳的工廠中有氫氣環境,這應該算是一種福利吧!

我自己待在實驗室的時間較多,待在工廠的時間較少。飄散的氫氣我自己吸了多少,其實應該是很難算的。但氫水我是有喝啦。

去年。台北醫學院的腦神經外科張成富醫師,他打算研究氫氣對於大鼠腦傷與中風的題目。他的實驗架構是做三個壓克力箱子,分別供應2% 3% 4% 的氫氣給被打破頭的老鼠,觀察上述三種濃度之下,大鼠呼吸氫氣的好轉情形。我們接受了張醫師的申請,並且幫他建置了控制閥件與一個250升儲氫器提供的氫氣供應器。張成富醫師現在還在實驗中。過一陣子應該會有報告出來。

半年前,不知為什麼。開始有很多人寫信來詢問呼吸氫氣的事情,不只是醫師,而是許多的一般民眾。他們呼吸的是讓我很驚訝的氫氧氣。估不論氫氧氣對人體的反應如何,沒有任何一篇醫學文獻上記載氫氧氣可以用來呼吸。但以我的專業知識與經驗,我當然確認,純度不足的氫氣中有可能含有不好的化學物質,這應該會對人體造成傷害。無論如何,這麼多年來,我供應給醫學實驗做呼吸氫氣研究的氫氣,都必須是高純度以及2%濃度的氫氣。實驗最高做到4%濃度。(因為 4%是氫氣的氣爆濃度下限,表示超過4%濃度的氫氣就有可能會爆炸,所以醫學研究者的實驗,最高也只到百分之四氫氣濃度。) 當我聽到民眾說吸的是百分之七十幾的氫氣與百分之二十幾的氧氣時,我覺得不可思議。但民眾寄來的照片看起來,是有中毒的現象,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我只能說,你到我這裏來吸氫氣吧。我提供控制在百分之二的濃度下高純度7N的氫氣給中毒的朋友,因為這樣控制的氫氣可以解毒。上天保佑他們都已無礙了。這其中,一位張醫師與我連絡。他也發生同樣的情形,也許基於好奇也許基於想要研究氫氣。張醫師是腎臟科醫師,他說若他自己真的中毒了,那是一件有點丟臉的事,因為他很專長在毒物學。但張醫師說,剛開始使用氫氧氣時,他的小孩妥瑞氏症有改善,表示那裏面是有氫氣的,但他自己長期以來都有肺部阻塞的問題,他長期有在跑步機上測試自己的心肺功能,呼吸氫氧氣四個月之後,他自己的心肺功能明顯退化。他很擔心。我派人送了一支十升的儲氫器( 小氫鬆氫氣隨身碟—姆指大小)去給他。他吸了三天就來找我。張醫師說他的肺部舒服多了。所以我又給了他兩支50升儲氫器 (大小只有150cc體積),他就拿回去研究了。

另外還有一位吳醫師,他也跟我借了一支 660升的儲氫器。研究中。

以上是目前我送或借儲氫器給醫師或研究者的情形。

回到我自己的呼吸氫氣因緣。

前面我說過,因為我們自己的工廠是飄散氫氣的環境。我們的本業是做固態儲氫器。要呼吸氫氣是很方便的,但因為一直都有氫水可以喝,覺得自己也有攝取到氫氣,就不覺得需要特別去呼吸氫氣。氫水我們研究很多年,要讓溶解在水中的氫氣定性定量,很困難,但是我們做得很不錯。

呼吸氫氣的純度控制與定性定量我們本來就很擅長,也不需特別去做什麼,如果有醫學研究者需要,我就借他去研究即是。

2013年四月,發生一件扭轉了我的想法的事情。

我親愛的婆婆(以下我稱媽媽),不小心摔倒了,九十歲的老人家摔倒是一件嚴重的事,但該死的是我與外子都沒有經驗,我們無法預判接下來會發生的一切事情。老人家開始感染肺炎,進出醫院多次,最後一次,在醫院突然休克,心臟停止十八分鐘,醫生急救到第十八分鐘時,外子趕到,在場的家人跟媽媽說:志剛來了。(應該是聽到了獨子的名字)。媽媽恢復了心跳。送到加護病房。插上呼吸器與一切的管子,姐姐們說媽媽應該稱不過半小時,但媽媽撐過了第一天,一直都沒有辦法排尿,醫生也表示這是危險的,接下來要洗腎,也提醒了院內感染的問題等等。媽媽休克當時我人在台北,外子要我快趕回台中,並不知為何他提醒我抓幾支儲氫器。可能因為我與他都在慌亂與茫然的狀況,他也不知該怎麼辦,只是叫我帶著儲氫器,我就大大小小各抓了一些,奔回台中。

在加護病房的頭兩天,媽媽一直都無法排尿,昏迷指數三,沒有任何反應。我與外子跑遍台中的媽祖廟與天主堂,一個一個去求去跪,願意折壽換回媽媽什麼都說了,媽媽的情況還是惡化。我突然想到我的儲氫器,我打電話給孫醫師跟他說了我媽媽的情形,我問他說,孫醫師那支五十升的儲氫器你都怎樣用來呼吸,他說我都帶回家給我老婆女兒吸。我問他:一次吸多久?他說:1個小時。

孫醫師建議我去跟醫院商量,讓媽媽可以吸氫氣,我不敢,我怕去說了反而讓醫院在不了解氫氣的情況下不讓我們進去探病。加護病房一天只開放早晚個二十分鐘可以讓家屬進去。我跟外子商量之下,他突發奇想,找出運動用的護腕,他將十升的儲氫器(小氫鬆姆指大小),藏在護腕內側,左右手各藏一支。

進去探視媽媽時,他抱著媽媽,靠近媽媽的口鼻,打開儲氫器,希望氫氣能灌進去。孫醫師說這樣沒效,因為媽媽已插了呼吸器,但那時候我與外子沒辦法聽這個了,只能試。媽媽仍然沒有排尿,但她已經奇蹟似的撐了一天又一天。

媽媽一直沒有醒來,我們每天都去做同樣的事,心是沉重的,家人也著手去看墓地與商量後事,大家似乎都絕望了,媽媽不會醒來了。第七天。外子抱著媽媽的頭,靠近媽媽灌氫氣時,媽媽突然,張開了眼睛。大家都傻了,沒有人想到要去叫護士。媽媽張著眼睛看著距離他不到幾公分的她的兒子的臉。似乎是要說什麼,爸爸在旁邊跟媽媽說:我們知道妳很辛苦,妳要加油,妳要是累了就好好休息哦!媽媽的眼角流下眼淚。畢上了眼睛。三天之後,媽媽離開我們。

也許是氫氣。我們也不知道。但只能說也許是氫氣。讓媽媽撐了十天,並且讓媽媽再睜開眼睛看了她兒子一眼,說再見。

我的人生第一次,真正第一次,感到後悔。媽媽走後我哭到眼睛都快瞎了。五年前媽媽的血管瘤讓我將原本賣給國外醫療機構的氫水裝瓶送回台中,那一次我們救回了媽媽。我為何這麼笨,不知道要研究呼吸氫氣,若我能早一點研究怎麼呼吸氫氣,我早一點讓媽媽呼吸氫氣,也許我們可以再留她十年二十年。

捨不得。真的是捨不得。

媽媽告別式那天,出門時,我看見外子抓了兩支660升的儲氫器放在車上。我知道他在想什麼,若媽媽還有可能奇蹟似地醒來,立刻可以灌她氫氣。但這個奇蹟並沒有發生。

媽媽走了之後。我們消沉了一段時間。想到媽媽就哭個不停,也沒有心思去想研究呼吸氫氣的事了,也許媽媽走了,研究呼吸氫氣也提不起勁了。

直到吳大哥出現。

吳大哥是因為氫水與我結緣的。吳大哥找到氫水,是因為他對妻子的愛。(這故事太感人我下回再說)。

認識吳大哥之後不久,因為他氫水喝太兇,我就借他一支五十升儲氫器,讓他在家自做氫水。

結果不久後,他說他沒有用這支儲氫器自製氫水。反而拿去打酒。

蛤? 打酒? 他說非常好玩。將儲氫器出來的氫氣在高梁中放個幾秒鐘,酒老了十年,變得非常香醇好喝。我因為對酒完全不瞭解,只覺得這吳大哥是個天才。又過了一陣子,他說他拿這儲氫器來呼吸氫氣。天才果然很嚇人。

我真的嚇了一跳。

吳大哥說:妳不是說氫氣很安全,沒有毒性嗎?

我說: 是呀! 但我沒想到你要拿儲氫器去吸氫呀! 我沒有親自測試過的事情我就是不放心。

他沒在理我,就拿著儲氫器吸氫。偶而line我說吸氫多舒服之類的。他還拿給朋友吸他太太吸等等。說真的。這些事情對我來說都很驚恐。我不是擔心氫氣有啥毒性,而是我還沒準備好讓人用儲氫器呼吸氫氣。

看他這樣玩下去,還是擔心,本想跟他把儲氫器要回來。吳大哥說他太太六年前突然腦部一個血管瘤爆了,在醫院三天之內動了十一次手術把命救回來。六年來一直都有後遺症,臚內癢與眼痛,因為臚內還埋了一個導管,每天痛癢起來非常難受,但他給太太吸氫氣之後。臚內癢與眼痛的後遺症就消失了。問題只是不吸還是會痛。他這樣說又讓我感動得快哭了,只好打消要索回儲氫器的念頭。

我自己呢。很糟糕,我的右手。六年前開始發了五十肩。有這經驗朋友都知道,痛起來,痛澈心肺,我因為忙,復健做做停停。每次去復健,拉手臂很痛,就愈痛愈不敢拉,結果我的五十肩沾黏嚴重,簡直無藥可醫。我索性自爆自棄。就不管它。所以右手簡直就是殘廢狀態。每次痛起來就吃止痛藥。聽說普拿疼吃超過一公斤(累積)人就會死。我吃好幾公斤了。我知道這樣不好,但我沒辦法。真的很痛。只能這樣處理。

七月份有一天早上。清晨六點多吧,吳大哥line我。叮咚。我的五十肩正在狂痛中,我要去拿手機竟然握不住手機,手機滑到地上。當時真的覺得自己很殘廢,硬撐著爬起來,看到line上面,吳大哥說他正在吸氫。突然間不知怎的就有氣了。我跑到客廳,桌上有個五十升儲氫器,那是外子在家自製氫水用的。我跑回房間,坐在床上。拿儲氫器對著鼻子,我有看時鐘,吸了三十分鐘。

三十分鐘到。我關掉氫氣。等等。我是用剛才不能動的右手輕鬆地關掉了氫氣的閥。我再試試。我開始舉起我的右手,我的右手可以完全舉高起來,筆直的,舉高,完全不痛。我感到很疑惑,這個動作自這六年來我不可能做到的。

那痛呢?剛才那個痛得快死掉的痛。消失了。完全消失了。

痛不是減弱,緩解。是像離家出走那樣消失了。

我跑到電腦前面,跟吳大哥line說。我的五十肩的痛消失了。

他說: 妳試試看說不定只是暫時的,明天痛又回來了。

今天是12月29日。那痛一去不回。到今天還沒有回來。

(未完待續)

呼吸氫氣我的因緣 (二)
話說我的五十肩在吸過三十分鐘的氫氣之後(好了沒有我不知道。但那痛真的就一去不回頭到今天………..轉動肩膀時覺得那個沾黏的部份還在,但就是不痛了。所以我絕對沒有跟你說是氫氣治好我的五十肩,客觀的事實是,它就是不痛了。因為不痛了,所以就算我活動肩膀也不會痛,所以我可以活動肩膀,動來動去反正不痛,沾黏部份就慢慢脫開了,這花了大概半個月的時間。

所以結論是,並非氫氣治好我的五十肩,而是因為氫氣讓我的肩膀疼痛消失,不痛了肩膀好活動,所以也就自己好了。

這個情況讓我陷入沉思,我吸了三十分鐘的氫氣,那個五十升儲氫器流量每分鐘150cc,也就是說,我使用了4500cc的氫氣,它讓我的肩膀不痛了,4.5公升的氫氣是很少的。而當初為了五十肩的復健,我跑了不下上百趟復健診所,也弄不好,就經濟上而言,如果給一個人4.5公升的氫氣就可使五十肩不痛了,進而可以活動肩膀把沾粘鬆開。如果是這樣,那很划算。如果是這樣,那麼任何人來我這裏,跟我要4.5公升的氫氣使肩膀不痛,我都可以給他。因為這真是一件很簡單就可以助人不痛的事,何樂不為。

我心中升起了這樣的想法,但。及至此時,我也只有我自己一個肩膀試過這件事,我沒有足夠的樣本庫去告訴別人說ㄟ這個氫氣可以讓你不痛。所以我仍然安靜著。

幾天後。發生一件古怪的事。

我是每天工作十五個小時以上的人,所以我總是睡不好也睡不沉,那天深夜一兩點吧!很難得我沉睡著。我的右腿在睡夢中下意識地用力一蹬,可能是平時沒運動,這樣一蹬就拉傷了小腿肌肉,突然一陣劇痛。但我好難得睡沉了,我捨不得睜開眼睛,雖然痛得要命,但我就隨手拿了在床邊的鼻管,打開儲氫器就吸,睡夢中似乎幾秒鐘那痛就消失了,我關掉儲氫器繼續睡覺,我恍乎覺得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的小腿拉傷,但吸了幾秒的氫氣就不痛了,這個情節簡直有點荒謬,所以我覺得是個夢。

我醒來下床時,左腳踩到地板,我發現,糟糕,我的左小腿肚有個硬塊,小腿肌肉拉傷了。ㄟ。真的ㄟ。但是不痛。這表示我在睡夢中真的拉傷了小腿,但氫氣幾秒鐘之內就使得那樣劇烈的疼痛消失的這個部份。必然是我做夢。因為太不合邏輯了。
這麼不合邏輯的事情我當然沒有放在心上,可能我每天都在搞氫氣。所以才會夢到這麼奇怪的事情。

三個月後某一天,我又被自己嚇到一次。

那是清晨五點五十六分,我已經醒了,只是還躺在床上。我想伸個懶腰就起床工作。這一伸展。趴,又來了,天呀。我的左小腿再度拉傷,真是痛到全身發抖,這次我醒著,我伸手去拿氫氣鼻管時,手抖得非常厲害,因為真的超痛。裝上鼻管,我開始讀秒。因為我醒著,我讀秒.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
在第一秒時,那痛像個龐然巨大的怪獸,然後我每讀一秒那痛就開始瓦解潰散,讀到第六秒時,咚。消失了。

我是真的愣了。這不可能。只有六秒鐘。那巨大的疼痛消失了。

我在床上坐了一個小時,我閉著眼,腦中一直重播那六秒鐘的每一個細微過程,我要永遠記住這六秒鐘的感覺。

這是真的呀,這沒有在作夢呀,那樣強烈劇大的疼痛怎麼可能在六秒鐘內消失呢? 我真的被嚇到了。

如果這是真的,那這比嗎啡還厲害嗎? 這只是氫氣ㄟ。會不會太奇怪了。
如果這是真的,我為什麼不帶這儲氫器去拔牙,我有一顆拔到一半因為太痛麻藥無效而拔失敗的牙,我一邊吸氫氣一邊拔牙好了。(等我真的這樣做我會寫報告給大家)。

三次了。氫氣帶走我的疼痛。五十肩與兩次的肌肉拉傷。

上天給我這個經驗是要告訴我什麼? 我思考著這個問題。

如同多年前,上天讓我走入氫氣這個領域,他的用意是什麼呢?

我寫下這些不是要告訴你氫氣多神奇多厲害,我是在想著,如果真的氫氣可以止痛,那麼它對人類是多大的幫助呀。

人類為什麼要忍受疼痛? 為什麼要吃那麼多的止痛藥? 如果氫氣可以止痛? 氫氣又無毒無害無副作用。這是多麼好的一件事。

唯一不好的是,止痛藥的廠商會暗殺我。

我繼續想下去,繼續試下去。因為我還是好奇。

辦公室的同事,李副總,打高爾夫球,手肘痛,吸了氫氣。不痛了,技術長肩膀痛,吸了氫氣,不痛了。每一個客人來我都先問。身上有沒哪裏痛呀? 有痛哦,一邊吸氫氣一邊開會,十分鐘後,客人就說,ㄟ真的不痛了。

我現在真的相信氫氣可以止痛。

我發現。痛得愈厲害,用氫氣讓疼痛停止的時間愈短。反之不太痛的,就較慢。氫氣的擴散性是所有物質中的第一名,因為它跑得最快,但是。氫氣跑得再快,也不可能六秒鐘跑到我的左小腿去將受傷部位消炎,這不可能,雖說許多文獻都說氫氣有消炎的
作用。但是。不可能這麼快。我和張子爰醫師討論這個情形,有個較相同的看法,氫氣跑到疼痛中樞把痛的開關關掉了。只有這樣才可能這麼快。

無論如何,氫氣能止痛是件好事。

受疼痛困擾的朋友,若要找我要些氫氣吸,是沒問題的。

還是不收錢,我的氫氣還夠用,如果一點點氫氣讓你解除困擾,我是很樂意的。
要找我的朋友寫信給我吧:  ddh2water@gma
il.com
氫水實驗室重新開放讓朋友免費吸氫及免費的氫水測試包。來信我一定回。ttp://blog.xuite.net/hworker77086600/twblog/275582968

 

台灣氫水實驗室 TEL:0963-210-763

email: ddh2water@gmail.com

台灣氫水實驗室部落格:http://blog.xuite.net/hworker77086600/twblog

歡迎來電索取氫水辨認方法(防止喝到傷身的假氫水) 

氫水,氫分子、氫氣、健康氫水,水素水,負電位,ORP,抗氧化,抗自由基,氫分子醫學,氫水,Hydrogen water,氫氣、氫,台灣氫水研究中心,氫思語,孫學軍,太田成男,鹼性離子水,小分子水,能量水,電解水,富氫水,負氫水,活水,健康,養生,活力,大氫鬆,小氫鬆,氫水機,水素,水素水機,王群光,氫氧機,綠加利,活美水素水,低氘水,活性原子氫,富氫水,負氫水,每日水素,活氫水,氫氧造水機,百樂,負氫,氫博士,氫水棒,氫源,新德美,HOH,鹼性活氫水,氫美機,負氫離子水,氫氣棒,呼吸氫氣,氫氧療法,加氫水,氫水、健康氫水、水素水、負電位、ORP、抗氧化、抗自由基 、氫分子醫學、氫水、Hydrogen water、氫氣、氫、氫水、台灣氫水實驗室、台灣氫水研究中心、氫思語、孫學軍、太田成男、鹼性離子水、小分子水、能量水、電解水、富氫水、負氫水、活水、健康、養生、活力、大氫鬆、小氫鬆、氫水機、水素、水素水機、王群光、氫氧機、綠加利、活美水素水、低氘水、活性原子氫、富氫水、負氫水、每日水素、活氫水、氫氧造水機、百樂、負氫、氫博士、氫水棒、氫源、新德美、HOH、鹼性活氫水、氫美機、負氫離子

 

氫水、健康氫水、水素水、負電位、ORP、抗氧化、抗自由基 、氫分子醫學、氫水、Hydrogen water、氫氣、氫、氫水、台灣氫水實驗室、台灣氫水研究中心、氫思語、孫學軍、太田成男、鹼性離子水、小分子水、能量水、電解水、富氫水、負氫水、活水、健康、養生、活力、大氫鬆、小氫鬆、氫水機、水素、水素水機、王群光氫氧機綠加利活美水素水低氘水活性原子氫富氫水負氫水每日水素活氫水氫氧造水機百樂負氫氫博士氫水棒氫源新德美HOH鹼性活氫水、氫美機、負氫離子

低氘氫水實驗室

低氘氫水實驗室

Line ID:@drh2 點此加好友(加Line優先回覆)
Email: ddh2water@gmail.com
台灣氫水實驗室部落格: http://blog.xuite.net/hworker77086600/twblog
FB氫友團: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01217133566722
FB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2ulife/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