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氘氫水實驗室 研究項目

  1. 極超高純氫氣研究—7N、8N維米製程氫氣
  2. 固態儲氫器研究、太空船用固態儲氫器研究
  3. 低氘飽和氫水製程研究及應用研究
  4. 低氘水用於生物實驗及製藥應用研究
  5. 氫氣呼吸之劑量及物理效應研究
  6. 低氘水用於育苗育種農業生技研究
  7. 氫氣用於食品科學研究
  8. 低氘水用於食品科學研究
  9. 呼吸氫氣及低氘飽和氫水之於癌症、中風、巴金森症、妥瑞症、糖尿病、心肌損傷、肝損傷、腦中風、放射治療損傷、老年癡呆、心肌硬塞、痛風、COPD、異位性皮膚炎、僵直性脊椎炎、過敏、紅斑性狼瘡及自體免疫性疾病之觀察研究

Email: ddh2water@gmail.com

Line ID: @drh2 點此加好友



氫動我心-第六章《變形金剛的爸爸》

氫動我心 第六章

第六章 變形金剛的爸爸

2018/12/17 書寫

消失的米飛兔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點偏執狂。我也有。

你們不了解自閉症的人。(中國稱這病叫孤獨症)

我住所,有一條室內電話線。但沒有電話機。沒時間去買。因為我也記不住自己家裏的電話號碼,所以。也不會留室內電話給別人。所以就算買了電話機,它也不會響。那支電話機會覺得他自己無用武之地,也許會生病…….

你覺得這樣想很怪嗎?

還是文青的時候,我買了一雙粉紅色的襪子,襪子上面有米飛兔,穿這雙襪子,就覺得一整天都很幸福,後來不小心遺失了一支。剩下的那只,就一直安安靜靜地待在放襪子的抽屜中。

每天早上出門前要穿襪子時都會打開抽屜,那孤獨的粉紅色襪子就看著我,我看著它。我所有的襪子都是白色的,那一只粉紅色的襪子看來很顯眼,是我害它失去另一半,很對不起它。我也曾考慮,是否為了彌補這個過失,就穿著一支襪子出門。但我沒有這樣做。

後來我只買一模一樣的襪子,之後,就不會發生襪子少了一只的問題。


柯博文的爸爸

如果不是因為工作或志工的角色所需,我幾乎不太說話。省話那一型。

所以對於能夠淘淘不絕話很多又說得有滋有味的人。當然我就油然生起一股莫名的崇拜。因為自身欠缺與做不到的事情。就對有那樣本事的人很崇拜。

學長當然是我的偶像之一。他很愛講話,講起話來那一剎那,就像有80萬火的光打在他的臉上。

八竿子打不出個屁的我。很是神往。

安靜的時候,我常常想些哲學性的問題。

例如: 變形金剛有沒有爸爸?

變形金剛是變形金剛起源於施比頓星球的超級機械生命體,是生命體,就一定有爸爸。

大黃蜂就不說了,柯博文第一集還好,第二集到第五集,好像他從頭開始就一直很倒楣,被打得很慘。一直要演到最後10分鐘才會突然變成極為神勇,立馬把壞人收拾乾淨。

我知道劇情都要這樣寫。要虐心。要讓好人受盡委屈與一切折磨之後,要到壞人壞到不能再壞。好人弱到爆,被打到爆…然後再不知為何地大反差….

第一集第二集這樣,也就算了,第三集也要演到最後10分鐘才恢復厲害,實在很奇怪。不合理咩。

每次看得很煩,都會想說,柯博文有沒有爸爸呢? 柯博文的爸爸是不是應該比他要厲害呢? 我每次看到柯博文被打成豬頭,斷手斷腳,就會想到這一題,變形金剛有沒有爸爸呢? 他是機械生物,應該有爸爸,他爸怎麼不教教他呢? 變形金剛的爸爸,比他強大許多吧!我猜。


日本三口組

CK的爸爸,我的公公。他真的很厲害。他是一直很厲害。不會等到最後10分鐘。

CK是個科學家,因為年紀的關係,他是不大碰電腦的。

我公公快八十歲時,我記得那是美國911發生前的幾個月。我公公說他要學電腦,他兒子那時才四十幾歲,就不肯碰電腦,我公公是快八十歲的人。

我去電子街幫他買了一組電腦。比較便宜的那種。我把那台電腦的桌面做了一些修改,例如:把每個圖示都放到最大。Word 改名字 叫做 「寫字台」,那時微軟收發郵件的outlook 改名字 叫做「郵局」..諸如此類。那時的通訊軟體是 MSN改成「會客室」。他若不願學打字。可以直接用右下角的小鍵盤。

反正就是搞定一個老年人用的電腦桌面。

在那個時代,老人學電腦的很少,大多數40歲以上的人都有電腦恐懼症。在我們的社區當時有一個學習教室,也擺了一些電腦給兒童學習。

有一天新聞即時播出某某電腦病毒肆虐全台灣,我正好在學習教室上課時經過,就看到有幾個媽媽,歇斯底里地像抓小雞那樣把她的小孩抓出那間教室,一邊還說:

「有病毒呀!你這孩子懂什麼…會傳染的 …..」

那個年代就是那樣。

我自己使用電腦是從286開始,然後386 然後486 ….一直到他們放過我們為止。

我應該是中華民國寫作的人口中第一個使用電腦的人。那真是有趣的年代。現代的人很難想像一個沒有microsoft 的時代,比爾蓋茲還在讀大學,沒有Window作業系統。我們用一種叫做PE2的作業系統,用一種叫做霹靂卡(不是布袋戲)的東西打中文。PE2列印是需要下指令的,我不會下指令。為了打出來的文件能被列印出來,我顧了一個男孩,他的工作只有 – 幫我列印。

後來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說他要辭職,當天就不幹了,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這個工作太無聊,他交了個女朋友,要結婚,就走了。

他離開後我到書店去買了一本教Word的書。當天就學會Word,自己列印。

我公公學習電腦就在那之後不久。他真的算很先進也很天才的老人。

我教他電腦的第一天,那時是用一種很大片薄薄的磁片做資料儲存,所以有個磁碟機的按紐,一按就會伸出一片板子,放進磁片,板子就會縮回去,像現在光碟機那樣。

「第一課,這個是磁碟機,不是茶杯架,不能把茶杯放在這上面….」

真的,我有個同事,來上班直到離開的半年間,他的電腦上那個磁碟機的盤子上都放著一個茶杯。全公司的人都沒有去提醒他。這不能怪他,那個磁碟機的盤子太像莒光號的茶杯架。

我公公第一眼就看上了MSN,他要玩那個,他不會打字,他要跟他孫子通話,那時MSN是可以通訊的,如果裝上一個鏡頭,也可以做很模糊的視訊,因為他要看他孫子,所以。他立刻學會了MSN。

然後,他要求我去幫他買攝像頭,他要看孫子。

第二天我還沒去電子街,他又打電話給我說,他要看鄧麗君光碟片,他需要一個高級一點的音箱,還要木頭的。不到半個月,我公公電腦已經連升了好幾級,他已經是最高等級的配備,他說他要掃描,那時掃描機與印表機,是分開的,我為他買了一台兩萬元的掃描機。…….這真是個很棒的老人呀!八十歲的ㄟ。

我公公右手的食指少了一節。我從來不敢問他這件事。那個事情應該是發生在他與我婆婆年輕的時候,傳說中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情發誓,也許賭氣或是為我婆婆不高興什麼,他自己切掉了那跟指節。

~~~~有沒有,日本三口組黑道的畫面出現了吧! 在我們有限的想像中,切手指的情節只會出現在黑道電影中,不是嗎? 一個人要有怎樣的決心?去切掉自己的指頭? 真的切掉哦?

你們現在知道我公公的厲害吧! 學電腦真的不算什麼。

因為切指頭的這件事,我真的覺得我公公很愛我婆婆。

如果以這個標準而言,我公公的兒子CK,對我的愛……..真是差到天王星去了。


供起來的氫水

我公公九十歲得的癌症,3年後康復。但我婆婆不小心摔了一跤,連串引發心衰竭,肺浸潤,很突然地走了。

當時我跟CK在台北,公公在台中,想將他接上台北,他不肯。我聽說過。兩個老伴,有一個先走時,另一個有很大的可能也跟著就走了。

我公公當時就是這種情況,他的臉突然間變黑,頭髮一夕之間白了。他像突然間老了二十歲一樣,整個人衰弱到不行。我眼看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問他:

「爸,你要不要吸氫氣?!」那時我已經學會了一些吸氫氣的方法。

他沒理我,我也不管他。後來我從台北帶了一個儲氫器。放在公公的床頭。也把工具鼻管等。放在那邊。也寫了一個說明的字條。

「爸爸!這個儲氫器是你兒子做的。這是說明,你不舒服就吸一點氫氣。」我還說: 「爸,你為何都不喝氫水了呢?」

「你媽都死了,我喝什麼水呀!不喝不喝,走開。」

「你不喝沒關係,但你要每天供媽媽氫水呀! 記得燒香…媽走之前都還天天喝氫水,一邊喝一邊說,這是我兒子做的,你要供媽媽氫水啦。」

因為不放心,我們幫他請了一個外籍看護,叫做阿瑞。


煮飯給外籍看護吃

幾個月後,CK從台中回來,跟我說:

「我爸變了。」

「怎麼了?」

「他變得很年輕,好像身體好很多,臉上的黑斑也少很多,」

「表示他心情已經平復了!」我說: 「那外佣還好嗎? 」

「她很好,也胖了一大圈。」CK說。「我爸每天煮飯給她吃。」

「不是應該她煮飯給你爸吃嗎?」

「她是外籍看護,不是外佣,請尊敬點….」他一本正經。

「好的,好的。失敬」

「我爸說阿瑞煮的飯他吃不慣,但我爸煮的飯,阿瑞說很好吃,所以我爸就天天煮給她吃。」

「哦!!!………..」

後來我回台中,果然看到我公公真的變得年輕,臉也光光的。很有精神。

OS:煮飯給外籍看護吃,讓我公公變得有精神!! 身體好起來。

我看到我婆婆的牌位前,放著左右各一瓶氫水。

所以我公公應該每天喝掉那兩瓶低氘氫水。那就好。兒子做的嘛!


歪七扭八的謝謝

奉氫站開使於2014年7月。雖說是只收癌症中風與自體免疫。

但是從無意間接受到第一位巴金森患者之後。四年間。共見到600多位巴金森患者的改善與康復。

第一位是美枝的弟弟,美枝的兒子腦傷,他也帶了她弟弟來。巴金森症。

「你怎麼發現你有巴金森症呀?」我好奇,因為他看來好好的。

「我是按摩師傅,我在按病人時發現我的手怪怪的。…..」

哦!了解了。一個月之後。他就不來了,用LINE傳了訊息說他好了。

我還是好奇。

「因為我按病人時發現我的手好了…..」

很合理,我就沒有問下去了,好了就好了,祝福再祝福。

但後來陸續來了很多很多巴金森,反正我們就奉氫,現場也規定不與患者交談,只有患者可與任何氫友交談。

我們眼睛看到的,多半只是患者與患者康復了。就這樣。因為很忙。只能祝福。

有一次,有一位巴金森症的媽媽,奉完氫,離開奉氫站的時候,塞了一張紙在我手中。我打開看。是歪七扭八的兩個字。謝謝。巴金森症的患者,如果是典型的,會抖,非典型的,僵硬。

那位媽媽是典型的。她的手抖到不可能握住筆,所以寫出來的字是那樣。歪七扭八到不行。

雖然這樣。硬是被傳達到哦!


變形金剛的爸爸

2018年10月,我第二次帶我公公回鄉。他的故鄉在浙江富陽。美麗的富春江畔。是東吳孫權的故鄉。現在富陽這個小城已經畫入杭州市。

公公的家,在富陽郊外一個叫魚山的小地方。他們老家的山上,種茶,家族墓園,也在山上的山上,也就是說我公公的爸爸葬在那裏。

家族已經枝繁葉茂,我公公是家族中最年長的。他回到家,大大小小40幾個家人小輩都到齊,我公公下令全家上山去給爺爺磕頭。大家只好轟轟烈烈出發。

到山腳下,看著那個山,我爬了20公尺,放棄。CK爬了300公尺,放棄(變型金剛吧!) 其他家人小輩陸陸續續的放棄的約大半,那些叔叔姑姑們就一直往山上爬,98歲的,我的公公,一馬當先,健步如飛,衝上山去。臉不紅氣不喘。

我明白了。我公公是變型金剛的爸爸。

陪公公回鄉,後面幾天我們回到杭州。我與CK陪我公公去西湖邊走走。

我公公大概心情好,湖邊有大媽團在跳廣場舞,他看了很高興。就說:

「跳舞我不行,但我可以做交互蹲跳給你們看。」他眉飛色舞。

「爸爸!.我不要看交互蹲跳….」

「那伏地挺身呢? 」

「爸爸,請勿胡鬧!!!」我板起臉來。 「我給你買個玉米吧。糯的。」

我去西湖邊的亭子買了玉米,1支CK的。1支給爸爸,1支給我自己。

賣玉米的大媽燦爛對我笑,很大聲說: 「謝謝!!!…」她拿玉米給我時,手抖得很厲害。

我似乎想起了什麼。

我們三個人坐在西湖邊啃玉米。

「爸爸,我記得剛到家裏時,那時候你寫字歪歪扭扭,我記得茶几上的電話簿,上面寫的字很醜,我還在想說爸爸寫字怎麼那麼醜…… 」

「因為我得了巴金森症呀! 但我不想吃藥看醫生。 」

「蛤? 不會吧!」我嚇一跳。真不知道他得過這個病。「我記得後來你寫毛筆字,你手抖還能寫毛筆字嗎? 」

「原子筆的筆尖是硬的,手抖,寫字就難看歪歪扭扭… 」變形金剛的爸爸說道:「毛筆是軟的,寫字時可以抵消手抖,所以寫來就好看了……. 」

我轉頭看著我公公,正在吃玉米的,我的公公,他的臉上出現了80萬火的光。

PS:那個光,若在他腦後,就是佛!!!!!

他大概不知道我對他崇拜到了極點,他繼續說:

「寫毛筆是好呀!字也漂亮……………….但是,太慢…….妳媽常跟我生氣,我就寫字條給她,但來不急寫,用電腦的話,打字比較快,列印也方便…… 」

哦! 原來是這樣呀!

我們三個在西湖邊,悠然吃完那個玉米。

不管變形金剛有沒有爸爸。雖然我公公的巴金森症竟然康復了。

這筆帳還是要算….

CK比起他爸爸。尤其是對我的愛…真是差到天王星去了……


<氫小說>

1. 上述故事想要表達奉氫志工的心路歷程與所經歷的故事。

2. 奉氫志工所做的,是對於受著病痛苦難的病患與家屬,支持與祝福。

3.「低氘飽和氫水」 與 「低氘氫氣」目前是科學研究中的物質。

它們正在進行藥證的申請。目前的身份是食品。

「低氘飽和氫水」 與 「低氘氫氣」目前已取得 台灣 美國 德國 中國的發明專利。

4. 奉氫志工與所有願意幫助他人的天使們。

他們也許會使用 「低氘飽和氫水」 與 「低氘氫氣」來幫助他人。

但這是微不足道的。真正用來助人的,是人們心中巨大的善良。

5. 氫氣與氫水對於幫助人們改善健康,有其專業的條件。

但市面上絕大多數的自稱

氫氣 氫水 水素水 水素水機 水素水杯 等一切概念商品,在科學的角度而言,都是假的。

是危險的。我們不希望您因此受害。

請品味文章,若感動。請分享。但請不要去亂買或亂使用任何市面上的氫氣產品。以免受害。

低氘氫水實驗室

低氘氫水實驗室

Line ID:@drh2 點此加好友(加Line優先回覆)
Email: ddh2water@gmail.com
台灣氫水實驗室部落格: http://blog.xuite.net/hworker77086600/twblog
FB氫友團: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01217133566722
FB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2ulife/

1
發表留言

avatar
1 Comment threads
0 Thread replies
0 Followers
 
Most reacted comment
Hottest comment thread
1 Comment authors
湯圓爸 Recent comment authors
最新 最舊 最多讚
湯圓爸
Guest
湯圓爸

期待下一篇!每篇都很有趣!很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