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氘氫水實驗室 研究項目

  1. 極超高純氫氣研究—7N、8N維米製程氫氣
  2. 固態儲氫器研究、太空船用固態儲氫器研究
  3. 低氘飽和氫水製程研究及應用研究
  4. 低氘水用於生物實驗及製藥應用研究
  5. 氫氣呼吸之劑量及物理效應研究
  6. 低氘水用於育苗育種農業生技研究
  7. 氫氣用於食品科學研究
  8. 低氘水用於食品科學研究
  9. 呼吸氫氣及低氘飽和氫水之於癌症、中風、巴金森症、妥瑞症、糖尿病、心肌損傷、肝損傷、腦中風、放射治療損傷、老年癡呆、心肌硬塞、痛風、COPD、異位性皮膚炎、僵直性脊椎炎、過敏、紅斑性狼瘡及自體免疫性疾病之觀察研究

Email: ddh2water@gmail.com

Line ID: @drh2 點此加好友



橋腦中風的張大哥

https://reurl.cc/7yyvEy 腦性麻痺諺諺

這是關於腦性麻痺 諺諺的資料。祝福諺諺即早康復。一生無病無災,平安快樂。

有關於腦傷,奉氫站因為一直以來都有協助中風的患者。所以中風患者的資料多,再舉一例提供參考。

2021/01/21 記錄

張大哥(2018年中)。張大哥是鄭副總的至親大哥。鄭副總從小被張大哥看著長大。雖不是親兄弟,但也是鄭副總最尊敬的人之一。

鄭副總於2017年由資誠會計師事務所曾副座引薦,成為我司的財務經理人,為我司上市櫃工作努力。鄭副總成為我們最尊敬的人之一。

因為志工氫將時間都奉獻給生病的朋友(非常不務正業),所以鄭副總也就配合志工氫的時間,在志工氫值班的時間,鄭副總就會到。待志工氫奉獻完後,鄭副總才會利用剩餘一點點時間,教志工氫許多財務方面的事情。(非常感謝)

我知道屬於奉氫站的一切,很難對鄭副總說明。如果我跟他說,那麼多朋友來這裏,他們互相幫助,他們都康復改善許多。這樣說。鄭副總是不會相信的,他一生都是嚴謹的財務人員。他不會相信這麼奇怪的事情。所以我索性就不說了。鄭副總很有趣,他一次一次來,坐在那裏靜靜看著這個奇怪的事,漸漸的我相信他心裏會有答案。(他至今已看了三年了,真的不容易)

2018年中,鄭副總給我出個考題,就是張大哥。

至2018年中,張大哥已經中風6年了。張大哥是橋腦中風。右肢全部癱瘓。

鄭副總跟我提張大哥時,我的心裏在打鼓。雖說中風患者在奉氫站康復改善的許多許多了。但我們只有沉默奉獻,沒有保證一定會好啦。患者如果康復改善,都是患者自己的幸運呀!如果找一個中風患者說,這一定要康復改善哦,這我可不敢收,我是不信每一位患者都有那樣的幸運與奇蹟。

但張大哥是鄭副總的至親大哥哩。這真的有點傷腦筋。如果來了奉氫站,沒有康復改善? 那怎麼辦? 有可能鄭副總就不再相信我們了,毀三觀? ㄚ! 這要賭上我們的上市工作嗎? 我腦子中充滿這些可怕的想像。

鄭副總說明了為何張大哥會來。先聽聽他怎麼說。

張大哥是一位紫微斗數的高高人,非常厲害滴。張大哥住在台中,可能鄭副總在奉氫站看了很久,也想了很久。鄭副總決心下台中一趟,親自跟張大哥說明也許奉氫站是張大哥的一個機會。

當然鄭副總立馬碰了一顆大釘子。他怎麼講,張大哥也不可能信啦。

張大哥自己的親大哥是榮總的大醫師。多年前張大哥有算到自己會中風,所以中風當下,張大哥打電話給親友,請親友來救他,雖然救回來了,但張大哥的大哥跟他說,情況就是這樣了,只會惡化不會進步了。所以張大哥中風之後,只有在台中的中醫診所針灸,防止惡化。

鄭副總跟張大哥說什麼奇怪的奉氫站,張大哥怎麼可能相信。他已中風六年了,這六年點點滴滴行動不便,張大哥早就不信他有可能改善。

鄭副總落寞地開車回台北。開到後龍,他接到張大哥的電話,張大哥說他改變主意,願意來到台北奉氫站。每周他兩天住飯店,兩天住親友家。

原來鄭副總離開後,張大哥又掐指一算,覺得這應該是一個機會,所以安排前來台北。

鄭副總跟我說完這個故事。我更不可能拒絕了。天呀!就當做考試吧!平常心應對。

張大哥來到的那一天,我依然忙錄。張大哥的情況看來非常嚴重呀。他的眼皮是睜不開的。(因為中風無法撐開眼皮),我們先給張大哥一瓶水,因為現場有人在用水滴眼睛,所以張大哥在等待的時間內,家屬也幫他用水滴眼睛。第一次奉氫很困難,因為他行動不便。勉強奉氫完成。奇怪的是,張大哥的眼睛睜開了。他可以控制自己的眼皮。(一個小奇蹟開始發生)

張大哥第二天來的時候,他要求要盤座在床上。他說他會打坐,用打坐的方法會比較好。我們因為沉默奉獻,所以也不便與他爭辨。但當我要將他搬到床上時,也是很困難。七手八腳才將他搬到床上,他就以打坐姿態奉氫,只後他所有的奉氫也都是用這個姿勢,但之後他行動好很多,我們就沒再搬他了。

張大哥持續來奉氫兩個月,就要畢業了,因為他行動已經很敏捷。不撐拐杖也能走。他覺得已經好很多,可以回台中了。(他來時我們在八樓,他畢業時我們已搬到五樓)(期間許皓還跑去台中跟張大哥學紫微斗數)

雖然張大哥改善許多,但鄭副總還是不放心,一定要張大哥帶一只大氫鬆回去。好還要更好。我就只好準備。

張大哥畢業那一天,我教他使用大氫鬆。我問張大哥。最明顯的改變是什麼呢?

他說,鳳梨酥。因為張大哥很愛吃鳳梨酥。但他癱瘓的手張力太大,所以當手拿著鳳梨酥時。因為張力過大,鳳梨酥就會被夾破。但。現在不會了,可以優雅地吃鳳梨酥。張大哥也送我一盒台中俊美的鳳梨酥,做為畢業的禮物。

我知道我過關了。鄭副總出的考題,再次的幸運奇蹟。張大哥真的改善許多。

後續:

  1. 張大哥畢業之後,鄭副總仍多次去張大哥家,探望他,鄭副總說張大哥愈來愈好。真是祝福。
  2. 張大哥畢業後三個月,連絡我。他說他的中醫師幫他針灸6年,非常清楚他的情況。他的進步使中醫師大大吃驚,所以張大哥說中醫師要來台北看我,

與我談談。後來中醫師來了,也覺得這個方法可以幫助人,於是中醫師也用這個方法幫助患者。

 

 

 

低氘氫水實驗室

低氘氫水實驗室

Line ID:@drh2 點此加好友(加Line優先回覆)
Email: ddh2water@gmail.com
台灣氫水實驗室部落格: http://blog.xuite.net/hworker77086600/twblog
FB氫友團: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01217133566722
FB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2ulife/

  • Facebook

發表留言

avatar